港刊:乌克兰面对泰国式分裂 如何抉择都难

返回首页 562809人已围观

  中新网12月20日电 最新一期香港《亚洲周刊》刊载《乌克兰面对泰国式分裂》一文,文章指,对俄罗斯而言,基辅是俄罗斯文明的摇篮,更是阻挡西方势力的最后屏障;对西方来说,控制了乌克兰,即切断俄罗斯再成为“帝国”的可能性。至于乌克兰人,他们或不满俄国的控制,但彻底倒向西方,不仅令东、西乌克兰彻底决裂,还会面对俄国还击。似乎他们怎样抉择,都不会有满意的结局。

  文章摘编如下:

  乌克兰最近上演泰国式戏码的抗争运动。

  乌克兰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在过去三星期以来,大规模示威此起彼落,民众抗议总统亚努科维奇不向欧盟自由贸易协议开绿灯,结果演变成僵持不下的对峙行动。即使亚努科维奇表示退让,但反对派不罢休,势要借此把亲俄势力连根拔起,这与泰国反对派何其相似!

  自乌克兰于1991年脱离前苏联,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后,社会内部的亲俄派与亲欧派一直展开拔河赛,各不相让。

  首都基辅的中心地带可见长长的第聂伯河,河水滔滔,原来这是欧洲最长的河流。乌克兰是欧洲的最东边,属东欧的穷国。她的西边领土曾是波兰一部份,因此,西边的乌克兰受欧洲文化影响至深,与富俄罗斯色彩的东边格格不入。

  我们认识这个国家,早于1986年切尔诺贝尔核电厂核泄事件,当时还是苏联统治时代,核泄之严重震惊全球。该场灾难首次敲响世人对核电潜在危机的关注,自此乌克兰不敢再触s核电了,切尔诺贝尔城镇已如鬼域。有趣的是,该地现竟成为旅游景点,从首都基辅出发,车程两小时的一天旅行团,每位160美元。

  其实,基辅是斯拉夫民族的发源地,为第一个俄罗斯国家基辅罗斯的都城和中心,有“俄国城市之母”之称。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是独联体的始创国,继续与俄国保持密切关系,这引起西边的不满。对于乌克兰人而言,加入欧盟与否,已经是政治意义可能多于经济意义了,从中也带出民族身份的问题。

  未能重建民族身份

  由于乌克兰的地缘关系,历史上一直被不同帝国占领,民族身份受冲击。91年脱离苏联独立后,重建民族身份是项重大任务。究竟乌克兰应该往东跑,还是向西走?一直是乌克兰独立后的斗争死结。

  笔者月前前赴乌克兰采访,到达后第二天立刻跑往独立广场去,这乃是04年“橙色革命”的发源地。

  当时亲西方的反对派发动百万人上街。结果反对派如愿,摇身步上执政之位。“橙色革命”的大旗手季莫申科成为第一位女总理。在优雅的举止下,她却如前英国首相戴卓尔(撒切尔)夫人,政治主张强硬,势要把乌克兰扭转,与国际利伯维尔场接轨,确立乌克兰的欧洲地位。可惜的是,她执政期间,不断受贪污丑闻缠身,最后被送上法庭。

  季莫申科从政前是一名成功的天然气企业家。她上台后被指控利用总理权力,为自己企业谋私利,把与俄罗斯的天然气交易中P取的巨大利益,放进个人口袋。当她下台后,新一届亲俄政府向她下拘捕令,并把她好几位前亲信官员也一并拘捕。欧盟却指这是有政治目的之指控,呼吁无罪释放。

  季莫申科被转移到医院

  现在季莫申科因病被隔离在医院,这间医院靠近俄罗斯边境,距离基辅有八小时车程,支持者认为政府这样安排是有用意的,就是不让她靠向欧洲。但支持者仍在医院外日夜守候,季莫申科则不时在窗前探头外望,纸鸽传书,发表政治主张,摇控她所创建的政党“全乌克兰祖国联盟”。

  笔者从医院往上望,见她站在窗边向支持者挥手。但不说不知,原来季莫申科曾是《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

  我在基辅s上季莫申科的支持者,他们在某行人路扎营作长期抗争,其他行人经过营地,有些驻足而望,有些不投一眼。不少人则表示,他们对政治心灰了。

  我在营地与支持者谈到季莫申科,他们始终认为她是无辜的,是政治陷阱,欧盟亦作如是观,有欧盟议员更为释放季莫申科,四处奔走。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普京则支持亚努科维奇依法处理季莫申科的贪污事件。从中可以看到欧盟与俄罗斯在乌克兰背后暗自较量。

  生活没有空间?

  今次亚努科维奇本想退让,计划派官员重新跟欧盟会谈,但欧盟官员却迟迟不欲启动谈判准备工作。而美国参议员麦凯恩等早向乌克兰政府表明,如果他们武力镇压示威者,美国方面会提出制裁乌克兰政府。

  亚努科维奇当然不想面对制裁,因为乌克兰经济已经是一筹莫展。与一般劳动阶层的老一辈聊天,他们指独立后的乌克兰,一样是特权人士的天下,统治精英同是利用特权谋取个人利益,国家利益概念薄弱。反之,旧时代虽物资贫乏,但基本生活有政府照顾,人情关系较密切。这是他们的看法。

  东西乌克兰面临决裂

  对俄罗斯而言,基辅是俄罗斯文明的摇篮,更是阻挡西方势力的最后屏障;对西方来说,控制了乌克兰,即切断俄罗斯再成为“帝国”的可能性。至于乌克兰人,他们或不满俄国的控制,但彻底倒向西方,不仅令东、西乌克兰彻底决裂,还会面对俄国还击。似乎他们怎样抉择,都不会有满意的结局。(张翠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