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障房"供地不少、房子不多" 09年供应堪忧 (2)

返回首页 560212人已围观

  2008年保障房缺口

  “2008年北京的保障房供应与去年制定的供应目标还有一定距离。”一位接近北京市建委的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

  前文提到,北京市公布的2008年各类保障性住房和两限房的供应量,应该不少于530万平方米。但亚豪机构根据北京市房产交易网的交易数据统计表明,这一计划很可能落了空。

  2008年1至10月,北京市供应了共300余万平米的保障性住房,占商品住宅销量37.4%,距70%显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让王宇们住不上保障房的缺口100多万平方米,原因何在?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上一年度划拨的土地未必在当年就被全部利用、建设完成,可能由于种种原因被搁置到下一年度开发,成为下一年度的新开工面积进入当年统计。

  长期跟踪调查北京土地供应的个人集资建房倡导者于凌罡则认为,不排除部分保障房建设用地被挪作他用的可能。

  于凌罡举例,如在2006年还是两限房备选地块的广渠路15号地和南沙滩东路3号地,在2007年底则以“商品房用地”出现在出让名单中。这在当时曾经引起业内一片质疑。有猜测认为,转变土地使用性质的原因,是商品房用地的土地出让费用要比限价房高很多。也有接近该项目的知情人士对媒体透露,建设过程中由于开发商对利润回报不满意,经多方协调,项目最终被改成普通商品房体例。

  实际上,北京保障房“供地不少、房子不多”的怪圈并非今日使然。据记者采访得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这已成为业内共知的秘密。

  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维曾公开表示,“2005年北京市在土地供应计划”中为经济适用房安排了200公顷用地指标,但截至当年8月,各区县上报的经济适用房用地面积仅为80多公顷,只达到了原计划1/3。

  2009年保障房堪忧

  “我就盼着有生之年,能住上政府盖的廉租房。”与王宇一样,住在北京市前门大街煤市街培志胡同的王宇爷爷王德川,理想也是住上一套房,不过他的目标是廉租房。

  87岁的王德川与老伴与子女分户已经多年,单独住在老四合院中。由于没有工作,王德川与老伴享受城市居民的低保待遇。培志胡同与刚刚改造的前门大街相距仅几条街,早在前两年就被列入了拆迁范围。王德川所住的低矮平房是前清时候建成的老房,有条件的人基本上都搬走了。王德川只能冀望于政府的廉租房来改善自己的居住条件。

  但现实是,北京市廉租房的供应不足以满足全市低收入者的需求。

  “北京在2009年真正能交工的廉租房多说只有两千套。”北京市个人集资建房者于凌罡认为。据北京亚豪机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1至10月,北京保障性住房用地中,廉租房所占的规划建筑面积达仅为5.2万平米。

  于凌罡的证据,是北京市2009年计划开工的保障房数量和目前土地供应之间的矛盾。

  保障房建设从土地拍卖到开发建设有一个时间过程,这个过程一般在1到3年之间。虽然2008年的保障性住房供应存在缺口,但如果今年北京市加大了针对保障房的土地供应,则2009年的保障房数量也许还能弥补。但现实可能是,2009年,北京市政府在保障性住房建设方面的作用仍然继续缺位。

  2008年6月,北京市国土局等三部门发布了《北京市2008年度土地供应计划》,提出2008年计划供应廉租住房及经济适用住房类用地400公顷,限价商品房用地300公顷,后两项加总,保障性住房的用地面积当在700公顷左右。

  而亚豪机构根据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2008年的土地成交绩记录显示,1至10月,北京共出让23宗保障性住房用地或配建保障性住房的宗地,成交面积不足200万公顷,仅完成了保障房供应计划700公顷的30%左右。

  限价房流标是明年保障房难以保障的一个侧面证据。据记者调查,截至11月18日,北京最大的限价房地块项目大兴区康庄限价房地块(三、四期)流拍,这使北京市今年流拍的限价房地块,达到了10块之多。

  北京亚豪机构总经理王英男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在目前北京开发商资金链条紧绷,大多数开发商选择不拿地、少拿地的情况下,有利润率限制的限价房地块流拍在所难免。

  业内人士则认为,如果保障房的土地供应完成出现问题,北京市有可能考虑要求国有房地产开发企业直接接盘,力保今后保障房的供应量。 ★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