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基地”组织成西方颠覆叙利亚政权工具

返回首页 560112人已围观

  在目前的叙利亚激战中,美国的死对头――“基地”组织――也加入到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战斗中。表面上看,“基地”组织参与叙利亚战争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圣战”目标,但实际上,“基地”组织在叙利亚反政府行动的幕后推手却是美国政府。为了实现推翻巴沙尔政权的目标,美国拉拢到尽可能多的盟友,甚至包括“基地”在内的恐怖组织都在可选范围之内。政治分析人士韦伯斯特・塔普利说:“世界上的所有恐怖组织现在都被吸收进美国的(叙利亚)战略中了”。

  “基地”组织被美英当枪使

  美国《纽约时报》7月份在一篇题为《“基地”组织在叙利亚冲突中担当新角色》的报道中说,叙利亚已经成为一块吸引逊尼派“基地”组织极端分子的磁铁。该组织在叙利亚变得越来越积极,并正将其在伊拉克熟练使用的武器拿到推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战斗中。报道将“基地”组织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叙利亚的原因归咎于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的派系冲突。“基地”组织将其在伊拉克的叛乱活动与叙利亚的革命联系到一起,并将两者都描述为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穆斯林教派冲突。报道说,“基地”组织正在改变叙利亚当前冲突的性质。

  美国国务院8月份证实,“基地”组织正在从伊拉克和其他地方渗透进叙利亚。但是,美国政府一直未对此作出表态。其实,让“基地”组织在叙利亚战场上冲锋陷阵都是美国一手策划的,“基地”组织被美国当了枪使,美国则在背后窃喜。

  据伊朗法尔斯新闻社近日报道,“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北瓦济里斯坦建立了一个新营地,用于训练圣战分子并通过土耳其边界将其派遣至叙利亚,而这一行动的幕后支持者是土耳其、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友。

  消息灵通人士对法尔斯新闻社说,在土耳其、沙特、卡塔尔和一些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经济和后勤补给的支持之下,一个新的“基地”组织已经在中东地区建立起来。美国和英国政府一直在通过其在中东地区的阿拉伯代理政权来操纵“基地”组织,以便实现其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目的。

  沙特和卡塔尔政府作为中间人,通过煽动穆斯林沙拉菲派和阿拉伯圣战组织的恐怖行动加剧叙利亚的危机,以便推动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英国军情六处的计划,而恐怖分子并不知道他们实际上是在执行美国的计划。消息灵通人士认为,“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北瓦济里斯坦建立的新营地不仅仅是个训练中心,而是一个指导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恐怖行动的指挥中心。

  另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叙利亚反对派手里的武器自5月份以来明显增加,这得益于沙特、卡特尔和其他波斯湾国家每月提供的成百上千万美元的资金资助,而这一切的背后统统是美国安排的。

  但据西方消息灵通人士称,美国和英国只是把“基地”组织视为实现其目标的一个战术工具,并不希望“基地”组织获得更大权力,这是“因为如果叙利亚的沙拉菲派力量获得更大权力,其将在未来对美英等西方国家和土耳其带来许多问题”,“美英以及土耳其只关注‘基地’组织可以为它们带来的短期收益”。

  叙利亚并非对美英阴谋毫不知情。叙利亚总理8月30日在出席伊朗德黑兰第十六届不结盟运动峰会上发言时称,恐怖分子在“某些国家”的支持下利用叙利亚国内的分歧将叙利亚带入混乱,叙利亚危机实际上源于“外国干涉”。

  利比亚战争已显现美国与“基地”组织的“合作”

  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曾刊登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教授彼得・斯科特一篇题为《美国―“基地”组织联盟:波黑、科索沃,现在是利比亚》的文章。文章称,在过去20年里,美国军费曾因美国出兵干涉新地区而有过两次大幅增加:第一次是在上世纪90年代的巴尔干地区,第二次便是在2011年的利比亚。而鲜为人知的是,在这两次干涉行动中,“基地”组织从美国的敌人变成了美国的秘密“盟友”。诸多迹象表明,早在美国和西方情报机构将政权暴行作为干涉理由之前,美国就已与“基地”组织联手。在1992-1995年的波黑战争,1997-1998年的科索沃战争以及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中,美国都是打着人道主义干涉的名义,制止制造暴行的一方。但是在上述三场战争中,交战双方都实施了暴行,而美国实际上支持的是与“基地”组织结盟的一方。比如在利比亚,美国支持的“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LIFG)”从2007年便与“基地”组织建立了合作关系。

  在美国的对外战略考量中,似乎没有绝对的敌人,而且针对恐怖组织采用的是双重标准。当“基地”组织损害到美国利益时,其便成为了美国的敌人,而当“基地”组织可以被用来挑起利比亚和叙利亚国内的教派冲突继而加速推翻现政权时,其又变成了美国的“盟友”。不过,美国的双重标准在另一方面也助长了恐怖组织的发展。美国《华盛顿时报》8月发表的一篇题为《奥巴马武装基地组织》的社论说:“‘基地组织’成为阿拉伯世界革命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刘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