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一年后谈“变”

返回首页 561508人已围观

  去年秋天,临近美国大选,街头巷尾,人人谈“变”,电视报刊网络更是口不离“变”、字不离“变”。“变”如同满树枫叶,绚烂缤纷、风中摇曳,令人目眩神迷、浮想联翩。一年过去了,这是我,一个住在洛杉矶的普通美国百姓体会到的“变”。

  加州的销售税自今年夏天开始从8.25%增长到9.25%,洛杉矶县随即再增0.5%至9.75%。也就是说,在洛杉矶花100美金买一部手机或者请朋友吃一顿晚餐,要同时向政府缴纳近10美金的税。

  街头的停车收费表涨价了,1元一小时增至2元一小时,从前标明从早上8时到晚上6时收费的牌子刷了闪光的新漆,收费时间延长至晚上8时,星期天由免费改收费。倘若匆忙之间忘记查看收费标准,还按老习惯以为晚上6时后不用再往停车表里塞硬币,那么等办事购物吃饭完毕回来,车头雨刷下保证有一张粉红色的罚单在静静等候。

  市区执勤的警车比以往出现频繁,违章驾驶的罚款翻了倍,闯红灯一次罚款至少450美金。政府发放了上万亿的国债,还有一笔医保改革的单子不知谁来买,各级官员当然需要脑筋急转弯,充分利用各种财政收资渠道。十几年来第一次在洛杉矶看见交警夜间设岗街头,抽查司机体内酒精含量。这当然是好事一桩,但从时间的巧合来看,警察突然加班加点勤奋执法,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财政赤字情急之下的临时抱佛脚?

  朋友女儿念大三,从外州来洛杉矶实习,工余想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选修一门外语课。一番周折后宣告,因为州政府财政减缩,公立大学纷纷相应裁课,加州大学本校学生都选不到课,更别说让外校学生来“夹塞儿”了。

  街头流浪汉多了,教师工资减了,餐馆食客少了,菜单价格升了,年轻的美军战士依旧在阿富汗、伊拉克,通过卫星电话和美国的母亲妻子谈论遥不可及的归期。

  “时间,给他一些时间。”总统的“粉丝”们宽容地说,眼中充满期待。诺贝尔和平奖的评委们眼中大概也充满了同样的期待,但诺贝尔评委们不住在洛杉矶。当枫叶再度被秋风染红,我不禁猜想,什么时候,洛杉矶街头的停车表才能恢复从前的作息时间:周一至周六6时后就停止收费,周日全天免费了。(摘自美国《侨报》 加州 怀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