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实现抑通胀和稳增长的双重目标

返回首页 560408人已围观

  郑新立,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曾在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国家信息中心、国家计委工作,曾任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现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新浪财经和清华经管学院联合举办的新浪・长安讲坛第205期日前召开。论坛成员、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发表了题为:“努力实现抑制通胀和稳定增长双重目标”的主题演讲。郑新立说,明年中国宏观调控政策的取向是既要把物价涨幅降下来,又要保持经济快速增长,实现抑制物价和稳定增长的双重目标。这看似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目标,但是通过调整结构转变发展方式,引导资金流向,又是有可能实现的。

  通过增加供给抑制通胀

  郑新立认为,实现抑制通胀和稳定增长双重目标,就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

  郑新立说,今年以来,中国的经济情况呈现三个明显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经济增长继续保持平稳较快的态势。1-3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9.4%,虽然比上年同期的10.6%的增长速度有所下降,但是仍然处于快速增长的范围。而且增长速度的下降符合中央以抑制通胀为主要目标的宏观调控的要求,中央希望把速度降低一点,从而能把主要精力放在抑制通胀和结构调整上。

  第二个特点,三大需求均衡拉动。1-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分别增长17 .0%,24 .9%和22%,处于正常旺盛增长的态势。特别是消费持续旺盛和民间投资增速逐月加快,并明显快于国有单位投资,说明自主增长机制正在发挥作用。这也符合中央宏观调控的要求。

  第三个特点是通胀的压力尽管尚未缓解,但是消费品价格指数已经出现了拐点,8、9、10三个月,消费品价格都出现了缓慢的下降。所以物价虽然仍然在高位运行,但是比上半年有了明显的下降。11月30日央行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这给出了明确的信号,说明之前以收紧银根抑制通胀为主要任务的调控政策已经开始了改变。

  郑新立表示,从全年来看,估计经济增长速度会保持在9.2%左右,C PI涨幅保持在5%以上,通胀的压力仍然比较大。这就涉及到今年四季度和明年宏观政策如何选择的问题。“我自己分析,我们明年宏观调控政策的取向应当保持今年政策的稳定性,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要处理好速度、结构、物价三者关系,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任务。既要把物价涨幅降下来,又要保持经济快速增长,实现抑制物价和稳定增长的双重目标。”

  郑新立说,经济增长与通货膨胀这两个参数总是互相矛盾的,高增长必然伴随高通胀。中国要在低通胀的条件下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这就好像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一样。能否实现这一目标?郑新立认为,这还要看宏观调控的水平。关键在于通过调整结构转变发展方式,把资金引导到转变发展方式所需要的方向上来。

  郑新立强调,要改变今年前三季度单纯用收紧银根的办法来抑制通胀的调控措施,因为那样做很难实现抑制通胀和保持经济增长的双重目标。

  从控制物价的角度来说,今年价格上涨的特点主要是结构性、成本推动性和输入性的价格上涨。分析今年前三季度价格上涨的结构可以看出,1-9月份消费价格同比上涨5.7%,其中食品价格上涨占了60%以上,城镇居住类价格上涨占了20%以上,这两个因素占了整个价格上涨因素的90%左右。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