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产空心化是阻碍美国经济复苏的重要原因

返回首页 560112人已围观

  中新网6月11日电 英国《金融时报》11日刊登署名爱德华・卢斯的文章称美国的经济已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低端市场和高端市场表现一直良好,只有中等消费者即中产阶级市场显得萧条。文章分析后指出,正式中产阶级遭遇的危机导致了美国经济增长的上行空间受到限制。

  文章称,经济学家J・K・加尔布雷思(J.K. Galbraith)曾说,经济预测的唯一意义是使占星术看起来值得尊敬。经济学家将今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萎缩1%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恶劣的冬季天气。他们指出,现在极地涡旋已经过去,美国期盼多时的经济增速起飞终于将要到来。这是经济学家这种职业不可撼动的自负。在我看来,我更愿意参考星座解析或者天气预报。

  经济预测者们尚未从心底里接受的一个事实是,美国经济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自从经济复苏于五年前开始以来,大多数美国人的购买力不是仅仅停滞不前,事实上甚至有所下降。

  Sentier Research提供的数据显示,按实际值计算,目前美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53000美元,较2008年经济衰退刚刚开始时下降了超过4000美元,或者7.6%。但美国经济作为一个整体早已超越了经济危机爆发前的体量规模。

  文章指出罪魁祸首在于日益加剧的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这是我们时代最核心的经济真相。正如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近日所说的那样:“在每个社会内部,几乎没有例外,同代人之间以及代际之间的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都已显著上升。”

  当经济增长的大部分收益流向社会顶层的一小部分高收入群体,其中会被用于消费支出的比例将非常有限。整体经济增长态势持续脆弱。正在发挥作用的各种因素没有任何神秘可言。以美国房地产市场复苏为例,这一进程在过去几个月中再度止步不前(这一消极趋势在恶劣的冬季到来之前和过去以后两次出现)。

  来自房地产集团Redfin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的头四个月中,占美国住宅市场1%的最昂贵豪宅的销量增长了21%――这些豪宅的单套价格不低于167万美元。2013年这类豪宅的销量增长了35%――镀着金边的旧金山湾区(San Francisco Bay Area)带头领涨,当地顶级豪宅的入门价格为535万美元。

  今年到目前为止,美国其余99%的住宅销量则下降了7.6%。简而言之,通过房地产市场状况你可以一窥美国经济整体形势。所售房屋的总价值出现了增长,但绝大部分人并没有感受到这一点。

  同样的情况也存在于其他消费领域。高端市场一片兴旺,低端市场同样如此。而大多数中端市场则举步维艰。2014年第一季度,法国路威酩轩集团(LVMH)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额增长了9%,主要受在美国市场的强劲销售形势推动。路威酩轩是拥有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宝格丽(Bulgari)等高端品牌的奢侈品大型企业集团。

  美国珠宝商蒂芙尼(Tiffany)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同样猛增了9%,而同期美国整体经济则趋于萎缩。主要依靠1%高收入群体的企业经营形势良好。

  今年第一季度连锁超市沃尔玛(Walmart)的销售额则下跌了5%。西尔斯控股(Sears Holdings)的销售额下降了6.8%,该公司一度曾是代表美国中等收入消费者的风向标。此外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

  只有低端市场的表现才能匹敌高端市场,低端市场是美国低收入群体淘便宜货的地方。在2014年的前三个月中,美国主要折扣零售商美元树(Dollar Tree)的销售收入猛增了7.2%。在经济形势严峻时,折扣店常会抢走规模更大的零售商的生意。与此类似的是,Public Storage和Extra Space Storage都实现了两位数的收入增长。这两家公司是仓储行业中规模最大的运营商,这一行业是指示经济萧条的风向标。

  如此显著的不一致对应着资产市场中令人困惑的信号――美国股票价格持续上涨,主要受市场对企业盈利增长持乐观看法驱动,而美国国债的价格水平则反映出了市场预感经济萧条的悲观情绪。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年初的3.04%降至了2.45%――这一惨淡走势反映出了未来美国通货膨胀水平可能偏低的前景。我们究竟应该相信哪类信号呢?股票市场还是债券市场?答案是两者都应相信。

  很多美国个股仍将延续上行走势,因有高端市场收入增长和海外销售的业绩支撑。但美国整体经济的增长率不太可能突然加速,这正是美国国债收益率维持在如此之低水平的原因。

  债券市场抓住了很多经济学家仍然未能理解的一个要点。我们生活在一个纷乱的世界里,但表象之下的故事却非常简单――美国中产阶级不断被掏空,即便在经济持续增长时也不例外。

  但中产阶级遭遇的危机导致经济增长的上行空间受到限制。除非中产阶级开始实现健康的收入增长,否则,我们将陷在这种被恼人地命名为“新常态”的局面里动弹不得。

  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抑或绝大多数欧洲政党,似乎都没有一个解决方案。巴拉克・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力主提高最低工资水平,这无疑将对美国劳动力队伍中收入最低的群体有利。但此举对于解决最关键的问题毫无帮助。共和党人则不断鼓吹对财富创造者施行更低的税率,而此举同样于事无补。两党之间的争论使双方都陷入了停顿状态。

  两党或许会发现,将目光投向北方参考加拿大的经验具有启发意义。加拿大刚刚经历了近20年来最严酷的冬季。

  今年第一季度加拿大的经济增长率为1.2%,而美国则为-1%。加拿大恰巧拥有更具活力的中产阶级。对美国令人失望的经济复苏来说,中产阶级的影响远比天气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