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自称有“大学情节” 梦想能回去讲课

返回首页 562110人已围观

  白岩松的随笔集《幸福了吗》自去年9月上市以来,短短5个月,销量已破70万册。昨天,该书的“口袋本”正式出炉,“口袋本”采用110×170MM的国际流行开本,非常便于携带。

  昨天在北京举行的新书发布会上,已愈不惑的白岩松,话题一直不离年轻人,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年轻人找到自己的幸福。

  这或许是因为他的“大学情结”。“我自己从来没离开过大学,现在40多岁了,也还是常去大学里讲座、交流。一方面是还想拽住青春的尾巴,恋恋不舍,另一方面是我的大学生活无比快乐。我很关注年轻人,这一代年轻人是看着小开本的书长大的,比如他们看的漫画,对这个开本有种天然的亲近感。”

  白岩松说,现在青年问题重新成为社会问题,要高度关爱年轻人,但又不是溺爱。“比如,现在的年轻人20多岁买不起房就开始焦虑,在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的人在30岁之前能买房。这是社会给年轻人的一种错误预期,要调整。如果一个社会的年轻人普遍觉得自己不幸福,麻烦很大。”

  “我自己在30多岁的时候才拥有第一套房子,之前搬了8次家,包括孩子的孕育、出生、成长的头几年,都是在不断搬家中度过。我赶上了福利分房的末班车,最后一批的最后一号。我永远记得那天,轮到我选房的时候,别人都已经选过了,房管科的人跟我说:‘朝向很不好。’我说:‘没关系,朝下我都要。’这句话一度成了我们单位内部的流行语。尽管如此,我们年轻时穷得一塌糊涂,但我们感到很幸福。”

  如今的白岩松依然拥有梦想:“我想过了50岁一定要回广院开一门课叫《杂课》,想到哪讲到哪。比如我三节课就讲达明一派,看似讲的是几首歌,其实可以把一个时代和社会变迁、人的内心变化都讲出来,比很多社会学的课还要深入,我相信我也能讲得非常好听。这种课对大学生很重要,给他们一种自由的开放的开阔的视角。我们的生活中太缺少有趣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