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尚武是个人悲剧 也是制度之殇

返回首页 562510人已围观

  在北京奥运会后中国体育进入转型期之时,在李娜历史性突破再次引发运动员训练培养模式热议之后,在贫病早逝的冠军才力、当搓澡工的冠军邹春兰、摆地摊的冠军艾冬梅身后,被微博曝光的这位“冠军卖艺者”,连续多日成为网络热搜词。

  张尚武曾是2001年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体操冠军,却一度沦为阶下囚,如今流落街头卖艺。运动员从鲜花掌声中跌入冰冷牢狱和街头的巨大反差,且这种反差一再上演,是他引起巨大关注的原因。

  有关他的激烈争议还在继续,有人说是个人不争气,有人说是体制不负责。其实,这两方面的问题都不应忽视。

  既不能以他自身的错误为由无视体制的问题,也不能以体制的问题为由掩盖他自身的错误。他犯罪和街头卖艺的极端情况是个案,但运动员的教育和出路问题一直未能得到解决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目前在美国执教的著名体操教练杨明明老师就此事谈了自己的看法,可归纳为三个重要观点。一是张尚武的跟腱断裂不是他无法从事正常工作的原因,因为“体操运动员在跟腱修复术后一般也能够胜任清洁工之类的工作”。二是省队以上中国运动员拿工资,是职业选手,应该划归受劳工法和相关的法律保护;同时运动员作为特殊行业,国家应出台专门政策和相关法规,不该“人走茶凉”;但张尚武偷窃问题应自己负责。三是教育和专业训练的关系。美国体操选手训练基本上是利用课余时间,也有为专注训练而短期或长期休学的,但“全是个人选择,谁也无法勉强”。

  杨明明以说真话著称,几年前曾公开痛批中国体操界弊端,引起很大反响。他曾是中国体育制度培养的优秀运动员,又曾在中、美两国执教,对中美体坛的情况都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他的观点应该引起重视。

  特别是第三点有关运动员教育的问题。在中国,体育专业训练多以封闭的“圈养”模式为主,过于注重金牌和运动成绩,忽视对运动员的教育和文化课学习。许多退役运动员无一技之长,在多年习惯了“圈养”后突然要面临社会的激烈竞争,才无法安身立命。这一点,是目前中国运动员训练和保障体系最根本的缺陷。正因此,“体育回归教育”才是正确的道路。至少,“体育”不该成为“教育”之外一个独立的特殊体系。

  不过,张尚武的例子跟邹春兰、艾冬梅有所不同。同样曾是优秀运动员,邹春兰、艾冬梅落魄之后无论当搓澡工,还是摆地摊,都是坚持自食其力,并没有就此走上犯罪道路。且根据杨明明所说,张尚武自称“因跟腱断裂无法找到合适工作”的说法并不完全成立。

  但无论张尚武犯过什么错,作为弱势群体的一员,他理应受到关注。这种关注,体现了人文关怀和对社会公平正义的呼唤。因此,对他的帮助,也应该从这两个角度进行。

  张尚武说他希望得到一定的经济帮助。而前跳水名将田亮说,目前张尚武最需要的是一份工作。就个案而言,这样的帮助没有问题;但放之全社会,比他更惨的人很多,这样的帮助治标不治本,或也有失公允。因为其他失业人员很可能会问:“为什么解决他的工作而不解决我的?”张尚武曾经的世界冠军身份,并不应该成为他比其他失业人员优先获得帮助的原因。

  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与其给钱和帮找工作,不如让他们拥有自己找工作和赚钱的技能。这一点,就又回到了运动员教育问题。(新华社北京7月19日体育专电)